圖為:沙市區岑河鎮污水廠成了擺設,廠前就是臭氣熏天的“龍seo鬚溝”。

  圖為:洪湖市峰口鎮副鎮長萬才芳指著幾近乾涸的污水處理池無奈表示,由於污水收集困難,污水處理買屋系統3天至5天運行不到一次。 (記者 郭習松 攝)


  湖北隨身碟日報訊(記者 郭習松 攝)
  記者郭習襯衫松 彭一葦
  生關鍵字態湖北,離不開美麗鄉村。鄉村污水治理尤為引人關註。
  然而,一組數據讓人嘆息——
  全省現有的50座鄉鎮污水處理廠,僅8座正常運行;
  這8座污水處理廠中,又有一半運轉負荷率不到50%。
  綜合計算,50座污水處理廠的日污水處理率僅為16%。
  是什麼原因造成如此現狀?半個多月來,記者訪荊州、走仙洪、轉宜昌、看鄂州,試圖找出個中癥結,探尋解決之道。
  實地調查
  排污管接不進來
  污水處理廠無“污”可處
  “去年把我們幾個巷子的水泥路挖開裝排污管,回填的路高低不平,一下雨就積水,咋辦啊?”
  2月18日下午,洪湖市峰口鎮樂勝街。街道辦的葉婆婆一看見副鎮長萬才芳,就上前訴苦。
  葉婆婆說的問題,萬才芳頗感無奈:總共75萬元的管網建設費用,原計劃在樂勝街安裝直通管網,列支26萬元的破損費,可實際上,把路基本還原,就花了60多萬元。
  建設資金有限、排污管網不暢,成為鎮污水處理廠的瓶頸。
  作為洪湖市最大的鄉鎮污水處理廠,峰口鎮污水處理廠設計能力為日處理污水3000噸。但投用逾1年半,該廠仍然只能半負荷運轉。“3天才能收集起1天的運轉污水量。”廠區管理員郭生標說。
  萬才芳說,當初污水處理廠納入建設規劃時,有關部門以1300元/噸的標準給啟動資金390萬元建設廠區。直到2012年廠區建起後,才分兩次追加了1100多萬元的管網配套資金,陸續建起與污水處理廠對接的主管網14.8公里。可對於近10平方公里、集鎮人口4.98萬人的大鎮,至少還有25公里缺口。鎮里不得不將東邊7000噸的污水處理廠規劃擱置。
  然而,比起沙市區岑河鎮,峰口鎮還算好的。由於管網一直沒有配套到位,總投資780餘萬元、設計日處理能力為5000噸的岑河鎮污水處理廠完全成了擺設。廠長陳繼堂介紹,鎮區共有12條道路,需要鋪設管網10多公里,預算經費1084.32萬元,目前只投入300萬元對3條道路管網進行了部分改造。“無水處理,設備極少開動,偶爾開動也只是為了保住池中的除污菌種不死掉。”
  而由於收集源頭卡脖子,江陵縣熊河鎮、普濟鎮各1500噸的污水處理廠,至今連試運行都無法進行。
  繳不起電費
  不少污水處理廠運營艱難
  另外一些污水處理廠雖能運轉起來,卻又面臨經費不足,舉步維艱。
  監利縣新溝鎮污水處理廠坐落在福娃集團六廠東門不遠處。2008年,新溝鎮利用磚瓦廠取土後形成的大坑,引進武漢中科水生環境工程有限公司提供的強化生物塘濕地凈化技術,建起一座日處理能力為4000噸的污水處理廠。廠長張詩卓介紹,他們配備了兩名職工,每周視實際來水情況開動機器。“這種工藝的污水處理成本比較低,由於執行0.95元/度的工業電價,滿負荷情況下,每噸處理成本在0.6元-0.7元之間。”張詩卓說,按目前75%的負荷現狀運行,每年僅電費就要40多萬元。
  新溝鎮鎮委書記楊金勇告訴記者,為保證該廠基本運轉,鎮政府每月補貼其2萬元,但仍存在約20萬元的缺口。“這部分錢,按相關規定,可以向居民收取污水處理費沖抵,但誰也不敢冒著增加農民負擔的風險,前去征收。”
  相比之下,沙市區岑河鎮污水處理廠可謂“近水樓臺先得月”。由於離城區近,該鎮居民全部使用的是區自來水廠的供水。早在3年前,他們就聯合自來水廠,將居民水費漲到每噸2.6元,其中包含了0.4元的污水處理費。
  然而,3年來,即便足額收取,每年全鎮的污水處理費僅收到24萬元左右,除去電費、人員工資、設備維護、投放藥劑、檢測化驗等運行費用,如滿負荷運行,每年資金缺口至少55萬元。
  交了污水處理費,卻沒見到污水處理廠很好地運轉。家住岑河鎮污水處理廠對面的劉波、張永翠等居民對記者抱怨:這實在有些不合理。眼下,他們家門口那條本來很清的南北渠,已經變成了臭不可聞的“龍鬚溝”。
  宜都市紅花套鎮新建的10000噸污水處理廠,同樣因為經費原因而陷於時開時停的狀態。
  官方統計
  來自省住建廳的資料稱,全省目前共有50座鄉鎮生活污水處理廠,規模多在1000噸-5000噸。這些處理廠,是我省近年借助借四湖流域整治和仙洪試驗區建設時機,在三峽庫區和南水北調丹江口水庫污水治理基礎上建設而來。
  省住建廳統計,這50座鄉鎮污水處理廠,僅有8座正常運行,有30座時開時停,12座基本閑置。8座正常運行的鄉鎮污水處理廠中,運轉負荷率最高的也只達到75%,50%以下的占到了一半。
  省住建廳的統計還印證了本報記者的調查:鄉鎮污水處理廠運轉不暢,原因有二。
  一是管網配套不足。在仙洪試驗區、四湖流域業已建起的25座污水處理廠中,應建設配套管網294公里,概算投資1.47億元,目前實際建成154公里,缺口140公里。“這些管網需由地方配套資金建設,雖省級追加了不少投入,但鄉鎮財力有限,管道建設普遍進展緩慢。”荊州市住建委副主任高平無奈算賬,僅以該委主持建設的新灘、瞿家灣等四湖流域10個鄉鎮污水處理廠為例,管網資金缺口就高達4330萬元。
  二是運轉資金緊張。省住建廳村鎮建設處副處長裴新桃表示,鄉鎮用水人口少,面積分佈廣,水價和單位處理成本比城區偏高,平均每噸約0.8元左右。而2012年1月,由該廳聯合省物價局、財政局、環保廳下發的關於建制鎮開徵污水處理費標準為“不得高於0.6元/噸”。“這意味著,即使各地有機會按上限征收,也會存在0.2元/噸的運行資金缺口。”裴新桃介紹,全省50座鄉鎮污水處理廠,每年直接運行成本約4380萬元。“我們要求,各地運行經費的不足部分由鄉鎮財政補貼,但從實際來看,靠以轉移支付為主的鄉鎮財政,承擔如此重的運行壓力根本不現實。”
  這50座鄉鎮污水處理廠,總設計日處理能力19.3萬噸,實際日污水處理率僅為16%,即不到3.1萬噸,只相當於一個20萬人縣城的日污水處理量。這意味著,每天有16.2萬噸的污水直接排入河流、田地。這50個鄉鎮絕大多數人口在3萬以上,考慮設計能力的不足及實際收集率,日直排污水不少於20萬噸。
  儘管鄉鎮生活污水以氮、磷等元素為主,污染程度低於工業污水。我省作為水資源大省、農業大省,鄉鎮面源污染著實不容小覷。
  專家觀點
  “兩張皮”
  註重“面子”忽視“裡子”
  “鄉鎮污水處理廠,規模雖小,但‘五臟俱全’,需配套的管網、工藝、機器維護、處理物的再處理等,缺一不可。”中國市政工程中南設計研究院總工鄧志光說,建設一座污水處理廠,噸水建安價格不應低於1500元,實行封閉式的工藝,建安成本則更高,配套管網成本應在1500元左右。“即使是千噸左右的小污水處理廠,算上基本運行成本,同樣是近千萬元的工程。上馬一個污水處理廠,一定要從實際需要、財力、工藝等各方面綜合考量。”
  作為長期關註湖北水環境治理的專家,鄧志光直言,2009年前後,我省大建快上了一批鄉鎮污水處理廠,但多只註意了“面子”(地面上的廠區建設),忽視了“裡子”(埋在地底下的管網建設),“現在追加投資建設管網,都是補那個時候欠下的‘賬’。”
  鄧志光說,這與當時的建設機制也有一定關係——工程項目在住建部門立項,管網工程又是另一個省直部門安排,二者進度不一。
  工藝雜
  帶來巨大隱性浪費
  比起管理體制帶來的投入之亂,工藝選擇之雜帶來的隱性浪費同樣驚人。“湖北在國家沒做要求的情況下,推行鄉鎮污水處理事業,在全國是比較超前的。”鄧志光表示,也正因為如此,各種工藝打著公益的旗號找上門來時,缺乏經驗識別,最終如江漢平原區域使用的工藝就多達6種。“相關部門本意是想PK下,為全省找到最合適的成本低、效果好的工藝推廣,但實際結果卻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高成本工程。”
  鄧志光的觀點得到了華中科技大學教授、水環境工程技術中心主任章北平的共鳴。2010年8月,章北平及其團隊研發的國家“863”重大科技成果IBR(活性污泥法)污水處理工藝在仙桃市毛嘴鎮竣工,不間斷運行至今。審計結果顯示,這種工藝半負荷運行成本為0.234元/噸,滿負荷運行成本可降至0.20元/噸以下。遺憾的是,在江漢平原25個鄉鎮污水處理廠中,僅兩家使用了該工藝。
  缺監管
  處理效果是本“糊塗賬”
  令章北平憂心的是,諸多工藝都號稱能達到一級B的國家生活污水處理排放標準,但實際操作過程中,由於規劃時沒有設計,實現在線監測基本難以做到。
  對此,省環保廳檢查總隊副總隊長張也俏坦言,以目前的現實條件,的確難以做到各地污水處理的實時在線監測,他們將聯合當地,加大鄉鎮污水處理排放的抽檢和監測。
  而缺乏監管,最終只會讓污水處理效果成為一本難以說清的“糊塗賬”。由此反推,工藝好與壞,最終多靠廠家的自我吹捧,也為相關的主管部門提供了不小的權力尋租空間。
  對上述問題,武漢大學教授、水處理工藝專家楊開表示,做好村鎮水污染治理,當務之急是要理順多頭投入及管理機制,改進工藝,如能以縣或區為單位,將區域內鄉鎮污水處理設施集中委托給同一單位運營,將可以減少不少的運行管理成本。
  借鑒
  鄉鎮污水處理的鄂州經驗
  在我省,鄂州污水處理實行的是全域覆蓋,即將鄉鎮污水處理納入城市整體規劃。這在湖北還是首次。其手段,一是市場化,二是打破行政區劃。
  鄂州目前已建成4座城市污水處理廠,未來3年,還將建成14座規模在3000噸以上的污水處理廠,自然村落污水要做到全收集,預計投資4.5億元到5億元。
  這麼多項目同時上馬,光靠政府投資是不夠的。為此,鄂州市採取政府引導,市場運作,大量吸引民間資本進入等模式推進。目前,城東污水處理廠由北京桑德集團採用BOT模式投資,簽訂了25年合同;太和污水處理廠,也是北京桑德投資;樊口污水處理廠由深圳遼碩集團採用BOT模式建設,投入5000多萬。計劃修建的14座污水處理廠都將用這種方式建設。
  現在,鄂州已有70多個村採用地埋式無動力處理工藝處理村污水,用的是環保部和省里配套的1個多億的資金,單個建安成本最多不超過60萬元。在規劃方面,鄂州污水處理還打破了行政區劃限制,如杜山鎮蒲團鄉,污水處理併入了樊口污水處理廠,燕磯鎮併入了城東污水處理廠,有效地發揮了鄉鎮污水處理的效率。  (原標題:湖北50座鄉鎮污水處理廠 僅8座正常運行12座基本閑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q06cqflop 的頭像
cq06cqflop

試妝

cq06cqflo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